萍乡律师网!本站推荐萍乡律师律师!

邱任华与谢威夷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信息

  原告:邱任华,男,1974年08月02日出生,汉族,江西省人,现住江西省。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云剑,萍乡市湘东区148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谢威夷,男,1990年11月16日出生,汉族,江西省芦溪县人,住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

  被告(追加):谢利华,男,1964年02月18日出生,汉族,江西省芦溪县人,住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

  被告(追加):严小清,女,1966年08月16日出生,汉族,江西省莲花县人,住江西省萍乡市莲花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协,江西化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追加):石金泉,男,1967年02月19日出生,汉族,江西省人,住江西省。

  审理经过

  原告邱任华与被告谢威夷、谢利华、严小清、石金泉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月1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邱任华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夏云剑,被告谢威夷、谢利华、严小清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协、石金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邱任华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所欠建房款34230元;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7年2月至11月间,被告谢威夷在莲花县高洲乡承包建设严小清的住房,原告在被告谢威夷手下打工。2017年12月18日,经结算,确认被告谢威夷尚欠原告建房款计34230元。当时被告谢威夷向原告出具欠条一张。此后,原告一直向被告追讨无果,特向法院起诉。

  被告辩称

  被告谢威夷辩称:1.该工程的承包人是谢利华、石金泉两人,他们与严小清签订了协议(由严铁开代签)。2.原告邱任华等人是由石金泉召集的,召集时具体来多少人施工、工价怎样及计件和点工工资我概不知情,只是在石金泉与邱任华确认了工价之后才被告知。3.原告等人每次发工资都是由石金泉通知房东严小清后再发放,再由我向房东严小清出具收条并发放给工人,同时收取工人工资收条,每次发放都是受他们的委托。4.我在谢利华和石金泉手下做事情,并没有明确的酬劳说明,至现在我都未拿过他们的工资,多少钱一天我都不晓得,纯属是我给他们帮忙。5.办该张欠条是在原告的见证下,在石金泉的委托之下所写的,因此该张欠条的真正欠款人不是我,而是谢利华和石金泉。

  被告谢利华辩称:1.欠条上的工程款应该由我和石金泉一起偿还,因为工程是我们一起承包的,谢威夷只是帮我们看守工地的。2.原告不是我叫过来的,是他们自己过来的,我也不知道谁叫来的。3.严小清没有按照约定付清60%进度款给我,我就没有管工程了,后来都是石金泉在管理了。

  被告严小清辩称:一、我已经将款项结清给谢威夷。我于2017年2月25日与谢利华签订《施工协议》,约定价格为280元/平方米,后谢利华指派其儿子谢威夷承建。2017年底,我与谢威夷结算,测量得房屋总面积为1028平方米。需要扣除款项的事项如下:1.施工期间,承包人使用了我购买的模板、方条等材料(该部分原本应该由承包人自带),经协商,双方同意折抵建房款14800元。2.双方协商决定承包人给我2500元作为房屋质量保证金,我以此折抵建房款2500元,后房屋出现漏水,我用防水胶修补后也没有效果。3.顶楼约300平方米的浇灌水泥,系我自己花费15000元做好,本不应该计算在工程量内,因为前期施工队已经结走了大部分款项,我心想事情处理掉便算了,便从工程款中扣除1500元。而施工队从我处共计拿走273500元,甚至超过了应得的工程款,因此我不应该承担责任。二、对于原告邱任华没有拿到劳动报酬一事,我曾对其说过,他本人表示自己与谢利华、谢威夷关系都很好,并不担心会拿不到工钱,我劝其早做打算,但其未放在心上。三、谢利华承建的房屋出现了严重质量问题,房屋漏水、轻微开裂等,谢利华一直没有来解决这个问题,如若其一直不予理睬,我亦会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利。四、本案系追索劳动报酬纠纷,邱任华是由谢利华、谢威夷雇请,欠条也是谢威夷出具给原告的,我没有和原告签订过任何协议,根据合同相对性,其劳动报酬应由雇佣人承担。综上所述,原告邱任华的劳动报酬不应由我承担。

  被告石金泉辩称:1.这个工程是谢利华叫我去的,在去严小清家的路上我跟谢利华说,这个工程没钱赚,我只是来帮忙的,我负责技术。开始谢利华叫的是上埠的施工队,在放线的过程中我觉得他们的技术不行,考虑这个问题我怕要经常过来,所以我就叫原告过来了,因为原告的技术很好。2.因为原告是我介绍过去的,所以我就跟严小清说工资直接结给做事的人。后来结算我也参与了,每次做完一层就会结算,结算的时候我是给意见。谢威夷是谢利华委托帮忙管理工地的。3.我和谢利华不是合伙,我只是帮忙的,我没有拿一分钱。如果是合伙肯定有合伙协议,但是没有协议。我也没有从中拿过一分钱,连工钱也没有拿过。

  本院查明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被告谢利华与被告谢威夷系父子关系,被告谢利华与被告石金泉系朋友关系。2017年2月25日被告谢利华与被告严小清签订《施工协议》,约定严小清将莲花县高洲乡的一栋私房承包给谢利华,后谢利华委托谢威夷管理工地。

  原告邱任华系被告石金泉介绍,并由被告谢威夷接到工地做事。工程完工后,经结算,原告还应得到劳动报酬34230元,谢威夷出具欠条一份给原告。石金泉系在该工地上提供技术指导,同时参与了工程的结算。

  工程完工后,谢威夷与严小清基本结算清楚,且严小清已经基本付清工程款,但就使用了严小清模板、方条等材料应扣除的费用方面还存在争议。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在被告谢利华承包的工地上做事,经双方结算,双方对劳动报酬34230元的事实均认可,故原告要求被告谢利华支付劳动报酬3423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对于被告谢利华认为原告并非其叫过来的,其不应承担支付劳动报酬的意见。虽然原告系被告石金泉介绍,但系被告谢威夷亲自接到工地,说明谢威夷是同意的,而谢威夷是受谢利华委托代为管理工地的,也就代表了谢利华的意见,故谢利华该项意见本院不应采纳。对于谢利华认为其与石金泉系合伙关系,合伙承包了严小清的私房工程,原告的劳动报酬应当由其和石金泉共同承担的意见,但未提供证据证实其与石金泉系合伙关系,《施工协议》仅有谢利华签名,石金泉并未签名,且石金泉不予认可,故谢利华的该项意见,本院亦不予采纳。对于原告要求被告谢威夷承担责任的意见。因被告谢威夷是接受其父亲谢利华的委托代为管理工地,其出具欠条的行为是职务行为,代表谢利华,其后果依法应由谢利华承担,虽然其出具的是欠条,但其并非实际欠款人,故原告要求被告谢威夷承担责任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对于被告严小清,其作为发包方依法仅在未付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责任,而本案中工程款其已基本付清,故严小清也不应承担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六十一条、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一百七十六条,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谢利华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支付原告邱任华34230元;

  二、驳回原告邱任华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55元,减半收取计327.5元,由被告谢利华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判员张传增

  裁判日期

  二〇一九年四月五日

  书记员

  书记员王杰妮

上一篇:萍乡市德建实业有限公司与李勇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刘树丽与萍乡市慕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刘晓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