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乡律师网!本站推荐萍乡律师律师!

刘树丽与萍乡市慕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刘晓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信息

  原告:刘树丽,女,1987年9月9日出生,汉族,自由职业,住萍乡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协,江西化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萍乡市慕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萍乡市安源区后埠街枫树湾社区文化路步行街96572临街面,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603000768954537。

  法定代表人:柳茜,执行董事、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歌,廖一佳,江西尚颂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律师。

  被告:刘晓,男,1981年7月10日出生,汉族,个体,住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歌,廖一佳,江西尚颂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刘树丽与被告萍乡市慕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慕尚公司)、刘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月1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树丽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协,被告慕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柳茜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歌,被告刘晓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歌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刘树丽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维修费49,004元;2.判令被告支付交通费3,000元;3.判令被告支付保险费5,536元;4.判令被告支付车辆折损费20,000元,上述共计77,540元;5.本案诉讼费、财产保全费、产品责任保险费139元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7年9月4日,原告购买车牌赣J×××××雪佛兰红色轿车一辆。2018年9月,原告将该车放至被告慕尚公司店内进行清洗,因被告员工驾驶不善,将原告的车辆大面积损毁。为此,双方于2018年9月28日达成理赔协议,约定被告负责所有维修事项及费用,并提供赣J×××××本田缤智白色小轿车供原告使用,并无偿赔付原告现金10,000元,同时替原告缴纳2019年保险费用。协议签订后,被告仅赔偿10,000元,并未按协议承担责任,且在未经原告允许的情况下其法定代表人柳茜于2018年10月19日私自将提供给原告的赣J×××××白色小轿车开走,给原告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被告慕尚公司属于自然人独资公司,被告刘晓系慕尚公司股东,根据我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故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诉至法院,判如所请。

  被告辩称

  被告慕尚公司辩称,1.2018年9月原告车辆在被告处清洗时因操作失误被损坏,就赔偿事宜双方达成了协议,被告也主动履行;2.现原告提出的维修费,因关联性不能确定,待司法鉴定结果出来后再予以赔偿;3.对原告其他不合理的请求,请依法予以驳回。

  被告刘晓辩称,1.被告个人并非侵权人,也非服务合同提供方,原告主张被告刘晓赔偿其损失无法律及事实依据;2.被告刘晓出资的慕尚公司注册资金为100,000元,已履行了出资义务,公司财务独立于股东个人财产。目前,公司设备及资金已超过100,000元,即使公司应承担责任,也完全有能力履行还款责任,无需股东承担连带责任。请求依法驳回原告要求被告刘晓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向本院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当事人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作如下认定:

  原告刘树丽提供的证据:1、2018年9月28日被告慕尚公司出具的理赔协议一份,证明被告向原告出具了理赔协议,对赔偿事项进行了约定。经质证,被告慕尚公司、刘晓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认为该协议不符合形式要件;从内容上,原告未按协议履行,协议约定于被告负责车辆维修及其费用,而原告擅自将汽车放至其他维修店进行维修;被告已提供车辆给原告使用21天,已达到车辆合理维修期间;赔偿10,000元给原告是基于双方向保险公司进行报险,但原告放弃了保险赔偿的权利,故被告对该条款不予认可。本院经审查认为,该理理赔协议系被告慕尚公司出具,并且盖章予以确认,故对其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

  2、被告经营场所拍摄图片一份,证明被告照片中的四方慕尚系被告慕尚公司。经质证,被告慕尚公司、刘晓对证据三性不予认可。本院经审查认为,两被告对原告将车辆放至被告慕尚公司时受损的事实均无异议,故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

  3、赣J×××××维修报价单一份、现场维修照片230张,证明萍乡运通汽车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定损为49,004元。经质证,被告慕尚公司、刘晓对证据三性均有异议。本院经审查认为,对于赣J×××××维修价款,被告慕尚公司向本庭提交了萍乡运通汽车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的结算单,确认汽车维修价款计41,023元,原告对此无异,故关于赣J×××××维修费本院以被告慕尚公司提供的结算单为依据。

  本院认为

  4、出租车发票135张、客车发票54张,证明在被告将提供给原告的赣J×××××小车开走期间,原告因此花费交通费2,105元。经质证,被告慕尚公司、刘晓对证据的三性均有异议,认为原告提供票据存在联票的情况,且被告在合理维修期间提供了车辆给原告使用,原告自行拖延提车时间造成的损失由其自行承担。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交通费票据存在同车联号的情况,从证据形式上存在瑕疵,维修期间被告已经提供了交通工具给原告使用的事实双方已经认可,故该组证据本院不予采纳。

  被告慕尚公司提供的证据:1、被告出具的赣J×××××维修报价单一份,证明被告慕尚公司对案涉车赣J×××××核定维修报价为22,742元。经质证,原告对证据三性均有异议。本院经审查认为,被告慕尚公司在第二次庭审中向本庭提交了萍乡运通汽车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的结算单,确认汽车维修价款计41,023元,原、被告对此均无异议,故关于赣J×××××维修费本院以萍乡运通汽车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的结算单为依据。

  被告刘晓提供的证据:1、装修票据复印件5张,证明被告慕尚公司装饰装修花费464,895元。经质证,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应以正式发票为准。

  2、购买设备、办公用品票据复印件7张,证明被告慕尚公司购买相关设备花费240,045元。经质证,原告认为股东财税独立于公司必须财务审计,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

  对被告刘晓提供的证据1、2,本院经审查认为,被告刘晓提供上述证据证明被告慕尚公司投资情况,在原告没有相反证据予以证实的情况下,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7年9月4日原告购买赣J×××××雪佛兰红色轿车一辆,该车辆在中国平安财产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2018年9月份,原告将车辆在被告慕尚公司(店面招牌为“四方慕尚”)进行清洗,其店内员工驾驶不善,将原告的车辆大面积受损。经双方协商,被告慕尚公司于2018年9月28日出具理赔协议,协议内容:“2018年9月28日星期五,关于车牌赣J×××××雪佛兰红色小轿车理赔事项协商如下:(1)四方慕尚负责车牌赣J×××××雪佛兰红色小轿车的所有维修事项及费用;(2)在车牌赣J×××××雪佛兰红色小轿车维修期间,四方慕尚提供车牌J18860本田缤智白色小轿车供车牌J6K209车主使用;(3)除车牌赣J×××××雪佛兰红色小轿车的所有维修事项及费用以外,还需无偿赔付车牌赣J×××××雪佛兰红色小轿车车主现金壹万元整(10,000元)作为赔偿;(4)车牌赣J×××××雪佛兰红色小轿车2019年保险费用由四方慕尚负责缴纳。”被告慕尚公司在该理赔协议上盖章确认。受损车辆的维修事宜双方未协商成功,2018年9月29日,原告将车辆送至萍乡运通汽车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进行维修,于2018年11月维修完毕,共计花费维修费41,023元。因原告一直未结算车辆维修费用,该车一直停放在萍乡市运通汽车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至今。2018年9月30日被告慕尚公司通过微信转账支付原告10,000元,并提供赣J×××××本田缤智小车供原告使用21天。双方就理赔协议问题产生争议,遂引发本案纠纷。

  庭审中,被告慕尚公司就受损车辆的维修费用向本院提出鉴定申请。2019年4月1日被告慕尚公司向本院申请撤回鉴定申请。2019年4月3日,被告慕尚公司当庭提出反诉,要求撤销双方的理赔协议。本院认为原告就本案进行起诉,是基于双方签订的理赔协议,该协议的法律效力属于本案的审查范围,故对被告慕尚公司的反诉请求本院不予受理。

  本院认为,被告慕尚公司为原告提供洗车服务时,造成了原告车辆的碰损,被告慕尚公司应当就车辆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关于被告慕尚公司于2018年9月28日出具理赔协议的效力问题,该协议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被告对协议的质证意见,已经说明了当时协议时当事人有得到保险公司赔偿意图,但双方最后没有在保险公司取得赔偿,并未损害第三人利益。订立时并不存在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的情形,故不属于可撤销的合同,该合同合法有效。

  关于原告主张交通费3,000元的请求,因被告慕尚公司在受损车辆维修期间已提供代步车辆供原告使用21天,该时间足以使车辆维修完毕,符合协议的约定,故原告该请求不予支持。关于原告主张车辆折损费20,000元的请求,原告未提供关于受损车辆相关折损的证据,协议中第(3)条的约定合理合法,故依据该条款,被告应向原告赔偿10,000元,该款被告慕尚公司已经支付。原告主张支付保险费用5,536元的诉讼请求,协议的第(4)条中已经进行了约定,被告抗辩该项不属于损失,该项损失已经超出了当事人应当预见到的因违约可能造成的损失,故该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由被告支付诉讼财产责任保险139元,因该费用并非必要花费,原告主张该项诉请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刘晓是否承担本案责任问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被告刘晓提供了慕尚公司的相关审计报告及公司相关财产设备价款证据,可以反映刘晓全额履行了出资义务,公司有独立完整的财务制度,原告没有证据推翻被告的这一事实,故原告主张被告刘晓承担连带责任,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萍乡市慕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刘树丽车辆维修费41,023元。

  二、驳回原告刘树丽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742元,财产保全费780元,共计2,522元,由原告刘树丽负担916元,被告萍乡市慕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负担1,606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判员祝光杜

  裁判日期

  二〇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代理书记员邓佳

上一篇:邱任华与谢威夷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从法律角度如何看待罗永浩方承认直播带货羊毛衫为假事件?